您现在的位置:思想者园地>> 素材资源>> 文史知识>> 政治史>>正文内容

1973年毛泽东为何坚持对调八大军区司令员?



★直接点击下面的文字链接进行下载★

 

    八大军区司令员

 

 

    本文摘自《毛泽东生平全纪录》,柯延著,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

 

    1973年12月22日,中国“文革”史上又一重大事件,中共中央军委发布命令:为了加强军队建设和反侵略战争的准备,使军区主要领导干部交流经验,熟悉更多地区的情况,经毛主席、党中央决定,北京与沈阳、南京与广州、济南与武汉、福州与兰州八个军区司令员相互对调。

  军令如山。奉命对调的八大军区司令员在命令发出的当天即走马上任。陈锡联调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调任沈阳军区司令员,许世友调任广州军区司令员,丁盛调任南京军区司令员,杨得志调任武汉军区司令员,曾思玉调任济南军区司令员,韩先楚调任兰州军区司令员,皮定均调任福州军区司令员。

  当时,中共“十大”刚召开4个月,雷厉风行进行的这次重大军界人事调动,引起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

  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的决策,是在10天前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决定的。

  1973年12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在北京举行。毛泽东出席会议并作了重要讲话,他批评了“政治局不议政,军委不议军”,并说:我考虑了半年,大军区司令员还是调一调好,也是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提议刚刚复出的邓小平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军委委员,参与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领导工作。

  根据政治局会议的决定,中央召开了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会议。12月20日,毛泽东在他的书房接见了参加会议的全体高级将领。

  毛泽东坐在书房的中央,左首坐着朱德总司令,右首坐着刚参加军委工作的邓小平。周恩来、江青等几位政治局委员依次站立在毛泽东的右后侧。王海容站在毛泽东的左后侧,她是给毛泽东当“翻译”的,把方言译成普通话。

  46位高级将领受到了接见,将要调动的八大军区司令员坐在面对毛泽东的前排。

  接见开始,毛泽东拍拍朱老总的肩膀:“这是好司令啊,是我们的红司令啊,不是黑司令。”

  毛泽东简单地讲了几句之后,便与站立在一侧的萧劲光、陈士榘、田维新和马宁4位高级将领握手谈话。

  第一位是萧劲光大将,海军司令员。毛泽东握着萧劲光的手问道:“身体好吗?”

  萧劲光早年即追随毛泽东投身革命事业,早在1920年,他就在长沙加入了毛泽东等人创办的湖南俄罗斯研究会。1934年,萧劲光在中央苏区闽赣军区司令员时受到“左”倾机会主义分子的打击,被开除党籍、军籍,判处5年徒刑,并且被剥夺了上诉权。有人甚至主张杀掉萧劲光。毛泽东闻讯后说:“打击萧劲光就是打击我,是杀鸡给猴看。”由于毛泽东的干预,萧劲光才得以提前释放,参加了长征。1937年,萧劲光担任中央军委参谋长。抗战开始后,毛泽东亲自提名萧劲光任陕甘宁边区留守兵团司令员,担负保卫党中央的重任。1949年底,毛泽东再次亲自点将,萧劲光受命组建海军领导机关,并于1950年1月出任海军司令员,直至退居二线为止,他是全军各军兵种各大单位主官中任职时间最长的司令员。毛泽东对萧劲光问话不多,但关注之情已尽在其中矣。

  与陈士榘上将握手时,毛泽东问“身体怎么样?”陈士榘立正回答说:“托主席的福,身体还好。”

  “井冈山下来的人不多了。”毛泽东感叹了一句。

  中央军委办公会议成员、工程兵司令员兼特种工程指挥部司令员、政委陈士榘是从井冈山下来的老战士,他追随毛泽东于1927年参加了湘赣边界的秋收起义,上井冈山,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解放战争时期,陈士榘担任华东野战军和第三野战军的参谋长兼兵团司令员。新中国成立后担任过华东军政大学副校长,解放军军事学院训练部部长、教育长。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叶剑英元帅受命主持中央军委办公会议,取代原军委办事组成为中央军委日常办事机构。陈士榘是军委办公会议中的少数战将之一。

  第三位与毛泽东握手的是总政治部副主任田维新少将。周恩来向毛泽东介绍说:“这是田维新。”

  毛泽东问:“田维新同志,你是哪儿人啊?”

  “山东东阿人。”田维新回答。

  “曹植埋在什么地方啊?”毛泽东又问。

  “鱼山。”田维新一面回答,一面想,主席是有准备的!

  毛泽东又问:“左边有个湖,是什么湖?”    田维新想了想说:“不是湖,是条河,黄河,从西南流向东北。”


  “不,那是湖。”毛泽东以十分肯定的口气说。

  湖?田维新想了一下说:“嗯,要说湖,那离鱼山还远,是东平湖。”

  “噢,那就对!”毛泽东考问完毕,话锋一转,说:“总政治部就交你负责了!”

  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总政治部主任李德生以北京军区司令员的身份调任沈阳军区司令员。总政主任一职实际空缺。毛泽东对田维新考问一番之后,向田维新面交重任了。

  听到毛泽东的话,田维新毫无思想准备,感到很突然。不过他还是很快做出了反应:“德生同志走了,总政就我1个副主任了。让我继续留在总政工作是需要的,请主席委派主任。”

  “不,就是你负责了!”毛泽东以十分明确的语气说。

  田维新说:“我资历、经验都不够,还是请主席派个主任吧!”

  毛泽东不再回答,开始与第四位将军、空军司令员马宁握手谈话。

  与马宁作了一番风趣幽默的谈话之后,毛泽东再次开始向全体人员讲话。讲着讲着,他向坐在前排的许世友问道:“我要你读《红楼梦》,你读了没有?”

  “读了。”许世友回答得很干脆。

  “读了几遍?”

  “一遍。”

  “一遍不够,要读三遍。”毛泽东随口背了《红楼梦》第一章中的一大篇文字。

  自从毛泽东要求许世友读《红楼梦》以后,在座的高级将领几乎都认真读过这部古典文学名著。但是,无论是做军事工作的,还是做政治工作的,没有谁能大段大段地背诵《红楼梦》,80高龄的毛泽东主席的这一番即席背诵,令在座的高级将领人人敬服不已。

  背完《红楼梦》,毛泽东还要许世友学周勃。周勃是西汉初年刘邦手下的名将,“重厚少文”,是刘邦去世后安刘灭吕的柱石。

  第二天上午,会议分组讨论。田维新分在周恩来总理所在的那个小组。参加这个小组讨论的有纪登奎与北京、南京、沈阳3个大军区的司令员和政委,以及唐闻生、王海容和毛远新等。

  讨论结束时,当时主管组织工作的中央政治局委员纪登奎问周恩来:“命令怎么写?”周恩来指指田维新:“你问田维新。”说完就走了。

  纪登奎拉住正要起身离开会议室的田维新说:“老田,我没干过军队,不知道命令怎么写!”

  田维新说:“我也没有经历过调动八个大军区司令员的事。”

  “哪,明天上午,河北厅议。”纪登奎说。

  次日上午,纪登奎、郭玉峰(中央组织部部长)、田维新等人来到人民大会堂河北厅,草拟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的命令。

  纪登奎一见田维新进来,就对郭玉峰说:“玉峰,咱们老田当主任了,你给他找个副主任吧,就一块儿写在这个命令上。”

  郭玉峰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说:“副主任得主任找哇。”

  田维新马上插嘴说:“不要写,我哪能当主任呢?”

  老将军谈起这段往事的时候回忆说:“当时我说这个话,并不是故作谦虚,而是感到自己确实难以胜任。”

  这天下午,政治局开会讨论任免事项。尽管毛泽东事先已经表了态,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周恩来总理和主持中央军委工作的叶剑英元帅都在会上一度支持田维新出任总政治部主任,江青一伙却坚决反对,并推出政治局常委张春桥为总政主任人选。此事只好搁置了起来。1975年1月5日,中共中央(1975)1号文件任命邓小平为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任命张春桥为总政治部主任。



【站长简介】刘海,教育硕士,江苏省“333工程”培养对象、延安市优秀教师,无锡市首届“勤远教师奖”获得者。主持或参与10多项省市级课题研究工作,80多篇教学论文发表于省级以上期刊,120多篇文章发表于教辅类报刊……[详细内容]

【网站简介】思想者园地网站( http://www.sxzyd.net)建立于2003年9月1日,长期致力于为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提供资源支撑。目前拥有各类教学资源200000多个,注册用户达到10万余人,资源点击超过4800万人次……[ 详细内容]

本文关键词:思想者园地|毛泽东|主任|司令|军区|田维新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价

思想者园地网站资源相关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