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思想者园地>> 教育科研>> 历史论文>>正文内容

让“层累”现象远离中学历史教学



★直接点击下面的文字链接进行下载★

 “层累”一词来源于顾颉刚先生的“层累地造成中国古史”之说,指先秦历史是后人一层层累积起来的,愈来愈丰富,但有些却经不起考证;传说中的中心人物被愈放愈大,“譬如积薪,后来居上”,后人所见的一般是累积在上层的东西,真伪莫辨。笔者此处借用“层累”一词,意不在顾先生所言的先秦历史的疑古考证问题,而是指中学历史教学中长期存在的不加分析地套用代代因袭的结论、观点问题,具体表现为教学内容处理的简单化、片面化现象。在中学历史教学实践当中,常常看到有的教师或圊于教材,或限于学术视野,刻板地认识历史事件、脸谱化地看待历史人物、简单地出示历史规律,致使教学内容简单、说教味浓,课堂显得教条、沉闷,学生既缺乏探究的兴趣,也少有思维的碰撞,教学的有效性大打折扣。这不能不说是中学历史教学之殇。本文试以甲午中日战争一课教学中关于李鸿章“避战求和”的内容为例一探其中究竟。
  
  一、中学历史课堂关于“李鸿章‘避战求和”’的教学内容折射出中学历史教学内容“层累”现象不可小觑
  
  笔者在指导学生教学实习的过程中,多次听讲甲午中日战争,听后有两点印象很深:一是学完甲午中日战争后,学生几乎众口一词给了李鸿章“卖国贼”的称谓;二是对于中国战败原因,教师的教法如出一辙一首先设问“如果没有李鸿章的‘避战求和’,中国会失败吗?”然后学生讨论,最后在教师“精心”引导之下,得出结论:清政府的腐败和落后导致战争的必然“失败”。那么,为什么学生会众口一词称李鸿章“卖国贼”,为什么教师要刻意从李鸿章“避战求和”处绕一个弯后才引导学生得出“失败的根本原因是清政府的腐败与落后”这一显而易见的结论呢?追根溯源当是简单沿袭固有结论所致。课改前的高中《中国近代现代史》教材中,“甲午中日战争“一课关于李鸿章”避战求和”的内容非常突出,课文第二个子目标题即直接命名为“战争经过和李鸿章的避战求和政策”,并在叙述中多次引用李鸿章原话来证明其“避战求和”政策。教科书这样写,教师也按照这个基本思路讲。课标本的中学历史教材基本上回避了李鸿章“避战求和”这一内容,也许是惯性使然,教科书没有写,教师会补充讲。如某教师在八年级讲甲午中日战争一课时,教材上未涉及李鸿章“避战求和”,但他在讲课中做了补充,其大意和课改前的高中教材一样,最后还专门布置了一个探究作业:“甲午中日战争中国有没有取胜的可能?(结合黄海战役中日双方力量对比、表现及结果发表你的看法)”。联系该教师的讲课内容,其意显然是要让李鸿章因其“避战求和”来为战败负责。这样,学生将李鸿章定性为“卖国贼”、在分析失败原因时产生困惑(不知应当归因于李鸿章的“避战求和”还是清政府的腐败与落后)也是必然的。
  甲午中日战争中李鸿章“避战求和”是真,但历史远比这样一个结论复杂得多。为了说明中学历史教学内容是怎样用简单结论代替复杂历史事实的,有必要重新回顾一下甲午中日战争中与此相关的历史事实。
  
  1、关于战前寄望“调停”,导致备战不充分
  1894年5月,清廷接日本政府要求共同改革朝鲜案后,即令李鸿章备战。李鸿章“在外交,方面颇积极,对日要求毫不让步,在军事方面则不主添兵赴朝”。先后请俄、英出面与日本交涉,要求中日同时撤回在朝军队。这时,李鸿章确实寄希望于俄、英调停上。
  有关资料显示,李鸿章寄望于调停,只是其中的表象,其实还事出有因:
  一是从当时情形看,中日开战,中国并无必胜把握,通过和平手段解决问题不失为一个较好的选择。19世纪末,清政府内部帝党和后党明争暗斗,政令不一,彼此倾轧,政治局面混乱。在军事实力上,尽管清军绝对数量多,但质上处于劣势。不仅战术不济,而且装备差,除淮军、奉军及练军之外的军队仍沿用刀矛抬枪等旧兵器。中日此战主要是北洋海军和日军的较量。北洋海军在光绪十五年后,基本上再无建设可言。光绪十七年时,户部尚书翁同稣提出停购外洋枪炮船只机器两年,后又为庆祝西太后寿辰挪用海军军费达三千万之多。缺乏军费、建设不足的北洋海军在舰船马力、速度、舰载炮数上均已远落后于日本。1894年4月,光绪帝例行校阅北洋海军时,定远与镇远两主力战舰虽装有日舰望尘莫及的12英寸口径大炮,但可用于实战的炮弹却仅存三枚,其他舰船的装备也大抵如此。双方一旦开战,中方胜算确实不大。因此,李鸿章战前力主和谈,并先后延请俄、英出面调停。而且,当时的形势是,日本侵华势必会影响俄国在中国东北的利益及危害在华最大得利者英国的利益,从这个角度而言,由俄英居中调停,利用他们之间矛盾避免战争并非完全不可能。
  二是李鸿章关于日本形势的情报不准确,以致未派足够兵力入朝。东学党起义开始时,李鸿章担心清政府派兵朝鲜会引起日本援引1885年的中日《天津条约》也陈兵朝鲜,遂致电驻日公使汪凤藻打探日本动向。汪凤藻在复电中说“日众议院与内阁冲突,无外顾之暇”。正是基于对日政局的这种认识,李鸿章仅派丁汝昌带智勇等三艘军舰及叶志超带二千五百陆军赴朝平乱。直至1894年6月(阴历)俄英调停完全失败,李鸿章才急忙增兵近万入朝各地布防,但为时已晚。
  
  2、关于平壤战役的“先定守局,再图进取”,导致“贻误战机”
  1894年7月,清政府宣战后,李鸿章调遣卫汝贵、马玉岷和左宝贵三军先后于7月上旬到达平壤,并拟和南方的牙山、成欢之战相互照应。但旋即得知牙山、成欢战败,日军已集中优势兵力于汉城一仁川一线。平壤的清军诸将重新评估形势后认为:“清军需有两万战斗兵,一万后方守备兵,方可进击日军。目前兵力不足(连同7月下旬到达的叶志超残兵也只有一万五千余人),决心暂留平壤防御”,并电告李鸿章,“在义州、安州、定州各海口,需另增守备兵,以保后方之安全。元山一黄州—海州,则需派遣别动军,以分割敌势”。前线军报显示兵力不足以进击,而国内李鸿章手里可资调动的军队又不过八九千人。这样,当7月中旬清廷谕示李鸿章命令平壤清军进攻时,李鸿章选择了扼守平壤及固守后路的方略。守住平壤及其后路就能保证陆路上东北境内的安全。因此,李鸿章“先定守局,再图进取”的平壤战役方略虽有点无可奈何,但也不无道理。平壤失陷,李鸿章肯定难辞其咎,但清政府用人不当,错信、错用懦弱无能的败军之将叶志超全权指挥平壤战役是更为关键的原因。将平壤战役失败的账都算在李鸿章的决策失误上,显然有失公允。
  
  3、关于威海卫战役的“如违令出战,虽胜亦罪”,导致北洋海军全军覆灭
  黄海大战中北洋水师损失惨重,主力舰沉没四艘(致远、经远、超勇、扬威),其余各舰大多遭到不同程度损害。在这样的情况下,李鸿章力避与日本联合舰队的战斗,试图固守旅顺和威海卫海军基地,以确保渤海湾防务。然而,辽东局势迅速恶化。1894年9月,日军顺利在花园口 登陆,兵不血刃攻陷花园口;大连及旅顺守将赵怀益、龚照瑟未战先逃。旅顺失陷后,威海卫军港形势危急。但清政府的战争中央总指挥——军务处判断日军的进一步进攻方向为山海关至北京一线,要求李鸿章的北洋舰队出巡海查,给日军以威胁。对此,李鸿章认定日军的打击对象是威海卫的北洋海军,并提出:“旅顺既陷,海面险要全失,且北洋兵舰无多,不堪再战。威海之险不可再失,虽有炮台,若无兵舰,亦难防守”,因此命令军舰固守军港,同时提请从湖北调兵以加强威海卫陆上守备。事实证明,李鸿章的判断是正确的,日军的进攻方向就是山东半岛,试图摧毁北洋海军,迫使清政府投降议和。日军在正面进攻威海卫无果后,迂回登陆荣成湾,从陆上向威海卫推进,威海卫守备陆军迅速溃败,甚至以炮台资敌,致使北洋海军遭到日军水陆夹击。
  从以上三个方面的分析可知,在甲午中日战争中,李鸿章作为全局指挥,当然对战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仅仅用一句“避战求和”或“避战自保”来概括其得失,并将之定性为“卖国贼”显然不太恰当,这既不是一种负责任的治史态度,也不利于学生获得准确全面的历史认识。这是一个典型的因袭观点“层累化”认识历史的个案。
  在中学历史教学中,简单、片面地“层累”认识历史的现象并不鲜见。比如,讲农民起义失败原因时,就套上农民阶级的局限性;讲清末新政时,就强调新政是清政府的垂死挣扎,似乎新政毫无进步之处……
  “层累”认识历史,典型地表现为对历史教学内容的简单化和片面化处理。“简单化”一般表现为剪切历史人物或历史事件的某个片断来代替对历史人物、事件的全面认识。像前述案例中仅用“避战求和”或“避战自保”来阐释李鸿章在战前的外交斡旋、战争中的战略部署及复杂局面下的战略决策,显然难以充分说明问题。“片面化”则表现为或将立体的历史压缩成一句结论,或在历史事件、历史现象的多个方面、多种可能之中,只看到了其中的某个面。如春秋时期的诸侯争霸战争,我们常评价其为“春秋无义战”,然而,“无义”只是一个方面——针对周王室与诸侯国的政治道德关系而言、针对大多数战争发动者的不可告人目的而言的;这些战争还有另外的方面,譬如它们客观上也促进了各国的变法图强,加快了统一步伐,为中华大一统打下了基础。
  
  二、“层累”化的历史教学制约着历史课程目标的实现、
  
  课程标准提出,学生通过历史学习,要增强历史意识,汲取历史智慧,开阔视野,了解中国和世界的发展大势,增强历史洞察力和历史使命感。然而,“层累”所带来的教学内容简单化、片面化却可能将课程标准赋予中学历史教学的这些理念销蚀于机械、沉闷中。
  
  1、妨碍学生对历史的全面准确理解,导致历史理解与知识存储片面甚至错误
  中学历史课堂是大多数学生获取历史知识的主渠道。对于将来不再攻读历史专业的学生而言,中学历史课堂上所获得的知识甚至就是他们所有的历史知识。那么,如果学生在课堂上学到的知识只有简单化处理后的“历史必然”或者残缺不全的“片断”,
  其记忆中的历史知识就是有缺陷的,这对学生发展会产生消极的影响。一部分学生认定在课堂上接收的历史知识即是权威,不再用自己的眼光看待过去,当然也就很难从历史中寻找智慧来认识现实、面向未来。如甲午中日战争中的李鸿章,其实是富有政治智慧的。正如有学者所言:“长期与列强打交道并谙合纵连横术的李鸿章深知,弱国若想在列强环伺时尽量减少损失,就须巧妙利用列强间的矛盾、其国际法及其标榜‘公正’的政治虚荣,使之互相牵制,以便自己赢得时间增强国力。”如果将李鸿章的全部政策简单解释为“避战求和”,则很难从中体会其政治智慧,除了生成痛恨其卖国的情感之外,难以获得理性的经验教训。更为糟糕的是,有些历史观点已成定势思维,很难改变,并被一代代延续。从前文案例中某教师在八年级甲午中日战争内容的教学中,按原高中教科书的内容刻意补充李鸿章“避战求和”的做法即可见一斑。如果没有对这一问题的足够重视,类似该教师的这一教学设计还会延续下去。
  还有一些学生在课堂上接受了一套历史知识,但在课外的阅读中却看到了不同的观点,其结果是或者心存疑惑无所适从,或者偏激地认为历史课就是说教、就是为政治服务,从而全盘否定课堂所学。笔者2008年10月在指导学生实习时,就听见一个高一学生说“历史书没意思,那上面的东西都很假”。这位中学生手扬教材发出这一句惊人之语时,实际上也给中学历史某些片面化、简单化的教学现象敲了警钟。
  
  2、历史思维能力的培养需要在对历史的多角度认识中实现
  历史思维能力的培养是中学历史教学的重要目标。中学历史教学中要培养的历史思维能力既指通过分析、归纳、比较、判断等思维活动认识历史的能力,更指能够将过去、现在、未来融会贯通,认识过去、把握现在、面向未来的能力。两个层面的历史思维能力相互联系,互为表里。试想,当我们的历史教学和教科书将立体的历史扁平化,只告诉学生一个结论、一种可能的时候,又怎么能够培养学生运用历史智慧观照现实、把握未来的能力?
  在培养历史思维能力方面,两道流传颇广的美、日高中历史试题,对于我们多角度认识、多方面呈现历史内容不无启发。美国试题“成吉思汗继承人窝阔台,当初如果没有死,欧洲会发生什么变化”的问题及学生由这一假设性问题所推导出的可能性回答,让我们领略了历史在多种可能性中发展的魅力。日本关于“21世纪如果日本跟中国开火,你认为大概是什么时候?可能的远因和近因在哪里?如果日本赢了,是赢在什么地方?如果日本输了,是输在什么条件上”的试题所投射出的除军国主义色彩外,更有以史鉴今的思维力。从两道试题中,我们看到了历史教学丰富的想象力和深邃的思考力,看到了将过去、现在、未来融为一体的历史教学。
  再来看看我们的课堂,曾有教师在讲抗日战争时模仿日本那道试题让学生展望中日未来关系的和平与战争问题,结果就被扣了一顶狭隘民族主义误导学生的帽子。在我们的历史教学内容中,一般没有“如果”,只有一种模式化的结论,讲授“甲午中日战争”或“抗日战争”,那就是一成不变的背景、经过、结果、影响,讨论失败或成功的原因与历史意义,最多再强调两句要记住历史、理性爱国之类的话,考试则围绕背景、经过、意义或成败原因来考。对于学生历史思维能力的培养,究竟应该像美日试题那样给学生机会设想历史发展的多种可能性,还是简单地将已经发生的历史事实告诉学生?哪一种更有利于学生的历史思维能力培养?答案是不言自明的。
  不言自明的答案在现实中却并不被认可。笔者曾在高师“历史教学论”课上将两个类似于前述美、日试题的“如果……那么……”问题提供给学生,让他们思考这样的问题在中学历史课上能否讨论,结果不少学生认为“如果”型的历史问题没有讨论意义,因为“历史不能假设”——历史已经是这样发展了,就只能这样去认识。然而,如果我们的历史教学只能亦步亦趋地踩着历史的必然足迹去认识历史,不敢或不能在历史走过的路上“左顾右盼”“前瞻后顾”,想想历史发展必然中的偶然性、历史车轮曾经面临的一个个岔道,那么在历史教学中又何谈历史思维能力的培养呢?毕竟,学生思维的批判性、深刻性、广阔性等品质只有在他们能够接触到不同角度历史观点的时候才可能形成。
  
  3、片面单一的历史认识视角造成了历史课程的枯燥无味
  根据一份关于高中的历史课程认知的调查,在不喜欢历史课的学生中,89%的学生认为历史枯燥乏味。果真如此吗?从中学生的历史知识主要来源于课堂来看,历史的枯燥乏味则可能就是历史课堂教学的枯燥乏味,而片面单一的历史认识视角正是影响历史课程魅力与生机的重要因素。
  “历史发展过程中充满了多种可能性,历史探究的乐趣和意义往往就存在于对这种曾经存在的历史可能性的追问之中”。的确,如果历史只有必然性,只有简单甚至片面的结论,确实很难让人对它产生兴趣,因为实在没有可以探索的空间——而探索的欲望却是与生俱来的。历史的魅力恰恰就存在于每个历史事件发生的偶然因素中,让人想要探索:为什么在多种可能性中历史选择了这样的方向?如果当初某个带有偶然性的条件变了,那历史会有怎样新的轨迹呢?如前述案例中。如果在李鸿章对于是否增兵朝鲜难以决策之时,驻日公使给出了日本动向的准确情报;或者如果英国与日本在谈判桌上没有达成一致,那么,历史又会如何呢?为什么会出现情报错误,为什么英、日会达成妥协?如果我们的历史教学能够选择相关的材料呈现给学生,我想,学生不仅会对战争的必然性理解更深刻,而且还会敬畏历史本身的魅力。
  情感态度价值观目标是历史课程目标的重要一维,其特殊性就在于它不是“教”出来的,也不是“背”出来的,而是通过学生在历史情景中的体会、感悟来实现。如果历史教学不能给学生一个鲜活的、立体的、充满多种可能性的历史情景,课堂上的情感态度价值观目标就只可能是教师的空洞说教和学生的无动于衷。
  
  三、破除“层累”现象的几点思考
  
  由上述分析可知,教科书的编写理念、教师的教学水平及学术视野等是造成教学内容简单化、片面化的主要原因。要解决该问题,也应从教科书及教师两方面着手。
  
  1、教科书的编写首先应转变观念,讲政治但不将历史政治化
  无论哪个国家的历史教科书都承载着一定的政治使命一培养爱国主义精神,培养认同民族文化传统及政治现实的国家公民——这是无可厚非的,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一政治使命正体现了历史课程的核心价值。然而,讲政治并不意味着将历史政治化,也不意味着只能讲必然性,而漠视其他的角度或其他的可能性。事实上,以典型史料来帮助学生理解历史、以开放的眼界启发学生对历史的多角度认识并不影响历史的政治教化功能,如让学生在认识秦统一的意义时,体会统一战争给人民带来的痛苦丝毫不影响学生对于“统一是中华民族文明发展的重要内容”的认同;给出史料揭示李鸿章“避战求和”背后的玄机,也许更有利于学生认识清政府的腐败与落后,并进而理解战争失败的深层原因。值得庆幸的是,历史教科书的编写者在这一方面正在进步,课标及相关教材在“抗日战争”一课中突出全民族抗战的重要性、淡化国共摩擦就是明证。总之,在中学历史教科书的编写上,转变观念,以史说事,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步骤之一。
  
  2、克服教科书容量有限的局限,为学生全面准确理解历史提供条件
  历史教科书的编写由于版本容量有限,不可能在每篇课文中为学生多角度感知历史提供所有的内容。为此,可以考虑从两方面尝试弥补教科书容量有限的不足:一是在每篇课文后面增加一个栏目——选读材料——针对本课的重要认识问题,选编一些典型史料或其他相关材料。这些材料不做统一教学要求,教师可以灵活安排,学生可根据自己的兴趣选读。这一方案在高中历史教科书的编写中应当是可行的,其作用也不可低估,它既拓宽了学生观察历史的视角,还能够为学生的课堂探究学习提供材料依据,同时有利于提高学生的材料解读能力。二是为学生选择相关的课外阅读书目,作为教科书的有效补充。课外阅读书目的选择要考虑针对性,即根据教学内容和学生年龄段推荐读物。低年级的学生以阅读普及性读物为主,高年级学生可以阅读一些专业书,建议将那些观点明确、文辞优美、深入浅出的学术著作纳入学生阅读书目之中。
  当然,如果某些问题过于复杂,教科书限于篇幅,无法揭示全貌,笔者认为与其断章取义片面介绍,不如回避,留待将来有条件再全面把握,这样至少不会让学生存留残缺的甚至错误的知识。如前述李鸿章的“避战求和”政策,课标本教科书中即未再提及,这样回避的价值胜于以前教科书的突出强调。
  
  3、历史教师需要拓宽视野,增强学术自觉
  在现实的中学课堂上,教师起主导作用,教学内容由教师组织、整理并传递给学生。因此,教师的视野与高度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学生的视野和高度。教师的视野与高度取决于教师知识积累的质和量。随着研究材料、研究角度、研究方法的创新,历史研究不断推陈出新、成果迭出。教师需要与时俱进,了解学术动态,吸收最新成果,深化历史认识。
  为了帮助教师实现知识更新,教育主管部门常常会组织一些教师培训。但由于培训的间隔周期一般较长,加之集中培训人数多,效果会打些折扣,因此依靠这种培训不能完全解决问题。实际上利用好历史教研活动意义更大。历史教研活动人数不多,每个人都可以充分发言,陈述观点,介绍阅读的新收获,形成脑力激荡场、知识场,扩大所有参与者的知识广度和深度。教研活动要想实现这一目标,一是要事先布置任务,充分准备;二是转变教研活动的重点,从简单讨论某课的教学设计或工作布置向关注学术前沿转变,如果条件允许,还可以邀请一些相关专家学者参与教研活动。当然,解决问题的关键还是教师自己要有学术自觉——更新知识的内在动机,离开了这一点,无论是专门培训还是教研活动都可能达不到应有的效果。
  历史启迪人的智慧,基础教育阶段的历史教学是一项对于塑造国民意识很有价值的工作,但其前提是我们的教学能够给予学生全面、准确认识我们的过去的条件——立体地多角度地呈现历史。让“层累”现象远离中学历史教学。为此,“编写者和教学者均应更开放地对历史进行探讨”。
  【作者简介】曹华清,女,四川雅安人,西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讲师,主要研究方向为历史教学论。
 



【站长简介】刘海,教育硕士,江苏省“333工程”培养对象、延安市优秀教师,无锡市首届“勤远教师奖”获得者。主持或参与10多项省市级课题研究工作,80多篇教学论文发表于省级以上期刊,120多篇文章发表于教辅类报刊……[详细内容]

【网站简介】思想者园地网站( http://www.sxzyd.net)建立于2003年9月1日,长期致力于为信息技术与课程整合提供资源支撑。目前拥有各类教学资源200000多个,注册用户达到10万余人,资源点击超过4800万人次……[ 详细内容]

本文关键词:思想者园地|论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价

思想者园地网站资源相关搜索